OMG,看完這部片覺得菲律賓更可怕了,不過我並不是很瞭解人家,所以也只是看完電影之後的感覺。

照例先看一下預告:

 

劇情簡介:

2009 坎城影展最佳導演

一個新婚的年輕警校學生,為了賺錢而答應晚上幫忙學長出任務,沒想到一夜恐怖而殘忍的行動直擊,讓他完全難以面對自己的將來。曼多薩以手持攝影和劇烈晃動的跟拍,彷彿模擬真實發生的暴力事件,在道德的黑白界線間遊走。大量直接、血腥的性愛與殺戮畫面,令人不忍卒睹,讓觀眾既考驗觀影極限,又飽受心靈震撼。影片在當年的坎城影展,備受爭議地奪下了最佳導演獎。

曼多薩說:「原片名『Kinatay』在菲律賓文的意思即是『屠殺』,影片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,之前我曾為其他片子做研究,訪問過一個修犯罪學的年輕學生,他曾告訴我和片中主角類似的經歷。我最感興趣的部份是突如其來得面對死亡的感受,我覺得這完全解釋了『死亡』的難以預測。」

以上影片、簡介皆出自2012金馬國際影展


感想:在《人質》一篇中,我提到導演對人的心理狀態很有興趣,這次又是一個經過他長時間做功課以後交出的作業,這個作業並為他贏得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。

我這樣說是因為導演提到他在拍每一部片時,都會去做「research」,由於他很多片都是改編自真人真事,所以訪問了很多對象,因此這兩部片都有種複製真實的感覺,不過有趣的是,很多的寫實其實是要用更多的心力和人工去營造。比如他提到拍攝開車那一段,旁邊的燈光或呼嘯而過的車,都是安排的;車內昏黃的燈光並不是不打燈,而是有人從車頂打燈。
  
就像預告演的那樣,男孩一開始的生活是很簡單的,他有感情很好的家人,女友剛為他生下寶寶,兩人也去公證,還在就讀警校的他感覺即將展開新的生活。
 
 但那是他生活的其中一面而已。雖然他只是學生,但他也已經是警察這個體系的一部分,該說是暗黑世界的一員 ── 已經要去收保護費,並且成為高層警員的小儸儸,也就是說,他已經不能脫離上下關係十分絕對的階級體系。

但這些還不夠,他的世界即將在一夕間改變。

或許你會覺得影集《24反恐任務》總是很緊湊,時間總是不夠用,那你會希望這片中的時間趕快過完,在戲院裡也如坐針氈。

男孩收完保護費,被他的前輩帶他去見識見識。或許身為警察收保護費他會覺得沒甚麼,可以改善自己的生計,但背後其實聯結著更大的犯罪集團。

到了一家脫衣酒吧,一個警察下車去找一個舞孃,藉口說局長找她,要去外面談,結果一出去這個舞孃才知道上了賊船,這些警察不知道要把她帶到哪裡,而且一上車就把她五花大綁,又是打又是踢又是踏,直到她不省人事。那女的就像一團爛肉一樣,從車座位摔落到腳踏的地方,到了目的地之前我們都看不到她的狀況。

目睹這一切的男孩嚇傻了。接下來就的時間對於男孩或觀眾都非常漫長,因為我們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,他在《人質》裡也用了這種故意放慢腳步放大某些時間片段的方式拍攝,讓觀者感同身受,感覺度秒如年。

手持攝影加上昏暗的燈光,搖晃的跟拍,真的好不舒服啊,我要吐了(看他的電影老是想吐)。

不過是不是非得這樣拍我想見仁見智,要不是想知道哪個女的到底怎麼了,我可能很快就會向睡神投降。但大概也是這個很漫長的部分讓他得獎XDD

因為隨之而來的血腥,如果說手法很直接或甚麼的,我覺得也不是無前例,反而是血腥之外的部分所用的手法比較特別。

不過我不是很喜歡這部電影,不是說它是爛電影或甚麼的,是我已經無法喜歡這種只有絕望的電影了。

想知道最後發生甚麼事的,可以私下留言問我。雖然這部電影在台灣上映的機會幾乎是零,但我還是不喜歡公開暴雷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KSY

Busy living, but not too busy

K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